越过校门的爱恋之情(风流倜傥卡塔 尔(英语:

2019-11-12 作者:星座   |   浏览(128)

加拿大28 1

加拿大28 2

1.不知该要往哪走,还是要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年春天,宋初微十六岁。

01

她跟着父亲宋归程坐了两天两夜火车来到了洛城。

我叫何东南。

火车是夜里闯进洛城的。一下火车,宋初微就被一种奇怪的香味迷住了。走出破败的小火车站,昏黄的路灯下,宋初微看到路边灌木丛一样的小树开着大朵大朵玫瑰色的花。香气便是那里散发出来的。

2009年,我与李悦一起参加了高考。在这之前,我们俩已经谈了一年半的恋爱。虽然说我的成绩不是很优秀,但是她的成绩更差一些。每天晚上下晚自习后,我都会陪她在上一会儿自习。

宋归程拉了初微的手,说,那是野玫瑰,这里人叫它刺玫。

我和她都来自贫困的家庭,深知上大学是我们离开这个贫困小山区的唯一出路,这也是父母殷切的期盼。我们是瞒着双方父母恋爱的,因为在保守的父母眼里,早恋肯定会影响学业,虽然我们一直在互相鼓励着要好好学习,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

宋初微被父亲牵着手穿过了大半个洛城来到一个小小的院落。

除了一起考上大学这样单纯的想法,其实我心里还有不单纯的欲望。一开始,我们经常在昏暗的角落里深情地接吻和拥抱。可后来我不在满足于仅仅是接吻了,青春的性冲动让我想要更进一步。可李悦比我理性多了,她说:“等我们考上了大学,我就给你”。

院门是一位妇人打开的。

高考结束后,我跟父母坦白了,父母没有反对,我跟李悦开始了光明正大的交往。我带着李悦去我家见父母。路上李悦模仿着电视广告上的语气问我:“我是你的什么?”,我说:“你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呀”。这回答把她乐坏了,抱着我的脸,用力的亲了一口。

小小的白炽灯下,妇人脸上浮着清浅的笑,她打来一盆水,说,一路上累了吧,洗洗,吃点饭,好好睡一觉。

然而这小确幸是短暂的,后来高考成绩出来了,她没有过线。那一刻,她哭的很伤心,这意味着我们不能一起上大学了。“没关系,我在大学那边等你,我发誓”。我用手擦掉了她脸颊的泪水,用力将她拥入怀中。

宋初微知道她便是父亲口中说过的万静,比她想象的老一点,土一点,当然,这都是以自己的母亲为参照物的。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她复读了,我将要去远方的大学。离别的车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很想像电视剧里一样,来个吻别,可终究觉得太难为情了。她哭红了眼睛,我说:“我又不是去参军打仗,我会一直等你的”。我们像小孩子一样,用小拇指勾了勾,这算是我给她的承诺吧。

躺在小小的木板床上,被褥都是新的,新被子的柔软包裹着宋初微,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片羽毛,在空旷陌生的世界里飘来飘去。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秋风词》李白

窗开着,有风从窗边溜达过去,送进来刺玫的花香。花香浓郁到初微觉得它们推推搡搡冲进自己的脑子里,头疼欲裂。火车嘶吼声传来,小院子几乎被震得摇晃了起来。初微腾地坐起来,赤着脚跑到窗前,好半天,眼睛适应了黑暗,方才明白,房子的背后便是铁路线。可以看到列车里的灯光和那些昏昏欲睡的人疲惫的面孔。很像电影里的情节,宋初微有些微兴奋。头疼竟然好了大半。

02

天将亮时,宋初微迷迷糊糊睡着。梦里,她站在机场空旷的候机厅里,母亲牵着拉杆箱走得袅袅婷婷,而自己,成了一株植物,怎么也阻挡不了她周游世界的脚步。

我转身进了车厢,靠着窗子坐了下来。隔着窗户,她不断地跟我挥手,另一只手不断的擦着眼泪。火车徐徐的驶出了车站,眼前李悦的样子渐渐模糊,心中李悦的面容却越来越清晰。

宋初微酣畅淋淳地一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她踩着万静准备的粉红色拖鞋站在小客厅里,客厅里的三双眼睛齐齐地落到她的身上。

火车出站后,雨点轻轻的打在窗户上,画出了一道道斜线,犹如李悦脸颊上的泪水。离别之情让我顿感抑郁惆怅,我知道我深爱着她。手机上传来了李悦的短信:南哥,一路平安,记得等我。

宋初微忘记了父亲说过这个家里还有一个叫尹汐的男孩子。

“李悦,明年这个时候,你一定要跟我坐上这趟奔向未来的火车。答应我,好好学习”。

万静率先站起来,初微,去洗洗脸吃饭吧。

火车渐行渐远,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离别时的惆怅逐渐变淡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远方的期待与兴奋。这对于从小没有离开过家的我来说,可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之旅。一想到后天清晨,我将到达一个陌生的大城市,开始新生活,我无比兴奋,犹如自己发现了新大陆。

宋初微不知道该要往哪儿走,还是要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车厢里还有几个跟我一样去远方报到的大学生,有一个长相秀气的女生竟然跟我报的是同一个学校,她就是韩小北。我们互相畅聊着各自的高中生活,互相分享自己对于大学的憧憬与梦想,为了方便以后联系,我们还交换了QQ号。长夜漫漫,兴奋的我们一直聊到后半夜,才渐渐有了睡意。听着火车车轮摩擦着铁轨的声音,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宋归程站起来,指着灯光下面目不甚清晰的男孩说,初微,这是尹汐,比你大半岁,叫哥哥!又转向尹汐说,这是初微,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火车上冷气开得很足,夜里被冻醒了好几次。远处的天空开始变白,天渐渐亮了。头一次坐火车,以及头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我的脚很是难受,酸痛告诉我应该起来走一走。然而每次我去上厕所回来时,总是要经过层层阻碍一样才能回到座位。火车很挤,想要出去走走是不可能的,只能期盼终点快点到来。

男孩头也没转,身体直直地拔拉着碗里的米饭。万静一边直拉他的衣角,这孩子!

这时对面的韩小北也醒来了,看着她因为趴着睡觉而在脸上留下的痕迹,我不禁看着她傻傻的笑了,却把她脸笑红了。那时候我没有智能手机,没有MP3,打发时间最好的方法就是看书,或者聊天。在愉快的聊天过程中,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再过一个晚上,我们就能到达目的地了,那个挥霍青春挥洒汗水的地方。

宋初微好不容易拔出千斤重的腿转进了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小小的一张脸苍白得几近透明。她试图咧开嘴笑一笑,结果却引出大颗的眼泪来。

她从行李箱中拿出了电脑,问我要不要看美剧什么的,于是我换了座位,坐到了她的身边,我闻到了她身上一股淡淡的清香。她拿出一副耳机,我们一人塞一个。这样的画面以致于乘务员以为我们是情侣,让我买个纪念品送给她。我当然没有买,因为她白皙的脸上又泛红了。

2.生活那辆列车,带着惯性向前跑

韩小北的英语很好,所以她看的美剧是没有中文字幕的,恰好英语是我短板。这让我很尴尬,因为我有时候不知道电视剧里他们再说什么,只是觉得应该是喜剧吧。我看小北笑了,我也跟着傻傻的笑,虽然我不知道到底笑得是什么。

来到洛城的第二天,宋初微看清了那些开得嚣张的刺玫。花一朵挤着一朵,挤眉弄眼的,未见得有多漂亮,花色也老旧。只是,它们似乎是这个灰扑扑的小城唯一的亮色。洛城除了这遍地的刺玫,连棵像样的大树都没有。宋归程说,别小看这洛城,它的后山藏着宝。初微明白就是这些矿迷住了宋归程,让他无论如何放不下这里的生活。初微是有些恨的,因为对那些不知名的矿石的爱,他毁了那个家,把自己拖到这样灰朦朦的小城里来。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电脑没电了。我像解脱一样拿下了耳机,心里长舒一口气。

刺玫的香冲进初微的鼻孔里,初微打了个喷嚏。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夜渐深。

彼时,她坐在宋归程的自行车后座上,晃晃悠悠穿街过巷到了一所中学门前。

小北靠着座位似乎睡着了。我趴在小桌板上,睡眠不足的疲惫使我很快就睡着了。

宋归程带初微见了戴着厚厚镜片的老师。老师说,是尹汐的妹妹吧?

睡梦中感觉有人拍我肩膀。是小北。她说:“你要不要坐里面来睡?趴着睡手会麻掉”。“不用了,我能睡的着”,说完我继续将头埋进胳膊里。小北却将她折好的外套放到我手上,“你枕着这个睡觉吧,能好点”。

宋初微张了张嘴,生生把“不是”两个字咽了下去。初微是看过《红楼梦》的,她想到林黛玉初进贾府时,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她想,自己如今也是寄人篱下而已,只盼着快些长大,高考,独立。宋初微想着自己在喧嚣的城市里拥有一间小小的房,然后像辛勤的小蜜蜂一样努力工作,孤单地一个人吃着泡面,直到遇到一个手心温暖的人,他和她有一个自己的小家。想到这些,初微的眼睛总是湿湿的。

衣服上有着熟悉的香味,原本强烈的困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枕着小北的衣服,闻着淡淡的清香,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不敢抬头看她,为了不辜负她的心意,我只好继续趴着,默默地等着天亮。

可显然,当下,她只能站在教室门口,看着镜片如瓶底的老师说着杂七杂八的事。然后,她把初微带进教室,指着某一张空着的座位说,坐那里。

火车徐徐进站了,站台上开始热闹起来。我帮小北拿下了行李箱,一起出站奔赴校园。

那竟然是尹汐的背后。

03

但宋初微没有拒绝。她安安静静走进去,坐下,身板挺得很直,却也是只能看到尹汐的后脑勺。

期待已久的大学生活正式开始了。

间操回来,初微发现自己的书包放在了前排,尹汐不声不响地坐在了后排。她在座位前立了一立,安然坐下,连声谢谢也没说。

学校条件比较差,八人寝。最开始的时候,我每天跟着室友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相处时间长了,我们慢慢的就开始分化了。玩游戏的跟玩游戏的一拨,爱学习的跟爱学习的一拨了。

旁边有人笑嘻嘻地伸过一只黑“爪子”,同桌,认识一下,我叫林三林。

因为家里穷,我没敢跟家里说要买电脑,而且我对游戏也不感兴趣。于是我每天按时上课,不逃课,没课的时候上自习,或者去图书馆。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跟李悦通电话。因为怕影响她学习,我白天不敢找她,只有在睡觉前跟她说十分钟的电话,基本上每次都是鼓励她好好学习,一定要来这边上大学,但是别来我这所大学。这是因为我来这所大学越久,越觉得这所大学并不好。

宋初微的目光在林三林脸上停留了两秒钟,对他的印象停留在皮肤黑和牙齿白上。她没有握他的手,甚至没有给他一丁点表情。

每个周六的晚上,我们会煲电话粥,会讲很久的电话。我会把这一周在大学里遇到的新鲜事,学的东西都跟她说一遍。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我知道李悦脸上一定是满怀期待,心中满是对大学的憧憬。直到我的电话打欠费了,我还有很多说不完的话。于是我回寝室叫起上铺已睡着的哥们,借了他的电话。可是他也太穷了,才打了一个小时,他的电话也欠费了。无奈我只好回床上躺着,幻想着李悦来这边上大学的样子。因为她曾说过:“等上了大学,我就给你”。

出乎初微的意料,洛城小小的高中老师讲课竟然相当有水平。初微要很努力才能跟得上老师的思路。林三林很聪明,好几次,几道极难的题,磨到最后都是林三林率先有了解题的思路。

因为没有电脑,有时候我会去学校附近的网吧。去查阅写报告时需要的资料,顺便看一下苍老师等人的片子。我不会无聊到为了看片而去网吧的,我只是去查资料的时候顺便看一下的。然而我脸皮薄,怕被人看到我在看片,我只能选角落的位置,然后用书包挡着点屏幕。

宋归程大部分时间住勘探队。万静是个话不多的人,该给初微准备的,一样不少,却也没有半点热度给初微。

边上居然来了个女生,我慌乱的将窗口最小化,装作一本正经的查资料。我朝女生那屏幕瞟了一眼,她是来给MP3下音乐的。于是我假装要重启电脑,然后按了电脑机箱的重启键,我的屏幕没有黑。我慌忙向女生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搞错机箱了”。

每天清晨,初微拿上桌上放着的两块钱早餐费,跟尹汐一前一后出门。在街口的小摊子上初微就小咸菜喝一碗清粥,尹汐则呼噜噜喝两碗豆腐脑配一根油条。

隔了十分钟,我又要重启电脑了,于是我再次按了重启键,可我的屏幕还是没有黑。我赶紧起身挠着头向她道歉:“真的不好意思,我又搞错了”。她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走了。我终于能安静的看会片了。

两个人像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谁都看得见对方的存在,却又都漠视对方的存在。宋归程偶尔喝醉酒回来唠叨尹汐,在学校,你要保护你妹妹,谁欺负她,你要帮她,知道吗!

我跟小北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们经常一起上自习,她给我辅导英语,我给她讲解高等数学题。当然我在大学认识的女生不止小北一个人,得益于我开朗的性格,我认识了很多女生。每次跟室友走在校园里,总会有女生跟我打招呼。他们说我拈花惹草,对我在远方苦读的对象不忠。我知道,那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他们要是能做到的话早跟我一样了。

尹汐的眼皮抬也不抬一下,初微觉得很受伤,自己像块抹布似的非要扔给人家吗?

雪下了一场又一场,北方的天气越来越冷了,春节很快就要到来。我帮小北抢到了火车票,一起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万静白了宋归程一眼,小汐就不会打架,你瞎说这些干什么?

未完待续……

日子也便这样一日一日过了下去。生活就像房子后面的那一列火车,无论多少伤痛纠结,也还是会按着惯性往前跑。

平时小说看的少,加上第一次写小说,写的很平淡。看完后,如果您有什么想法,请一定要告诉我。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

很多个夜晚,初微坐在窗前,看着窗外那一列低声嘶吼穿过洛城的火车,想象着火车里的人有着什么样的心情,抑或有什么样的故事。

3.你知道最酷的字母,如你一样的那个是什么吗

相比于自己和尹汐的沉默,林三林简直就是个话痨。无论宋初微多么地冷淡他,他都涎着那张很有喜感的脸跟宋初微臭贫。

瞧瞧,瞧瞧,你这张脸真够阶级斗争的了。用我妈的话说,够三个小山东看半年的。

宋初微白了他一眼,很想问为什么是小山东,而非其他地方的人?终究止住了好奇。

林三林撇了撇嘴叫没劲,然后唱调走了八个山头的周杰伦的歌。宋初微叼着笔头头疼得像在太阳穴穿了铁丝也没解出那道几何题。

林三林斜着眼睛手指在初微的本子上一划,再一划,这……这,加两条辅助线,你试试。初微把身子往边上闪了闪,林三林身上有股古怪的味道。

宋初微把两条线加上,仍是看不出端倪。心里灰败沮丧得一塌糊涂。

林三林继续唱那支早已没了“人形”歌,宋初微烦,把耳朵捂上。林三林突然停止了唱歌,说,考你一道题,你知道最酷的字母,如你一样的那个是什么吗?答对我就讲给你听。

宋初微的目光落到林三林的脸上,终于没忍住很不屑地说,出题也得出个有点营养的!

林三林说,那你答!

宋初微,C,因为西装裤(C装酷)。

林三林打了个响指,拿出笔在初微的本子上写写划划。

林三林解题的过程很精简,字却跟一口烂牙一样。好在宋初微终于还是弄明白了。她风清月白地给了他一个笑脸。

林三林说,同桌,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宋初微在心里说了句,废话,谁笑起来都挺好看的。

晚上回家时,初微心情不错。总是板着自己,不跟人交流,肚子都快憋得爆炸了。宋初微不是真正内向的女孩,她只是多愁善感了些,从前,她是会把这些多愁善感的情绪讲给朋友听的。来洛城,却只剩下了孤单。

初微哼着周杰伦的歌,哼着哼着觉得调也上了八座山拐不回来。万静打来电话说自己晚上单位有活动,不回来吃,让尹汐出去买点或者自己弄点。

尹汐迟迟不归,初微自己打了四只鸡蛋,打算做西红柿炒鸡蛋。搅好了鸡蛋,切好了西红柿,却发现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自己不会打煤气灶的火,其实是会打,只是害怕火嘣地点烯那一瞬间。

在来洛城之前,宋初微是怕很多东西的,比如雷电,比如打打火机,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打煤气灶的火。

洛城的初夏雷雨多。初微开始害怕得发抖。但是害怕又能怎么样,没有一个怀抱可以容纳她。慢慢的,外面火车穿城而过,外面电闪雷鸣,宋初微都能安然入睡了。

宋初微在灶台前站了两分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鼓起勇气拧了那个开关,火突然着起来,屋外面的火车突然叫了起来,宋初微逃到门边,看着火苗高涨,泪水滚滚而出。

尹汐冲了进来,一只锅盖扣了上去,火灭了。他关掉阀门,回头瞅了哭得花了脸的宋初微。他扯了条毛巾递给宋初微,说,你进屋,我做。

尹汐把饭菜端上饭桌时,宋初微的眼睛仍然是红的。尹汐剥了只咸蛋,把蛋黄剥给初微,自己吃蛋青。

两个人头抵头吃饭。初微竟然想到自己小房子和爱自己的人的那个小梦想,脸泛红起来。

是周五,吃过饭,尹汐说,出去转转吧!

初微没拒绝。她没想到从自己家的街口往后走几百米,就是那条铁路线。铁路边的刺玫花已经谢了。叶子郁郁葱葱,上面有很犀利的刺。

尹汐说,不高兴了,我就来这里坐坐,火车过了一列又一列,把不开心的事都带走了。初微大概能知道尹汐说的不高兴的事是什么,尹汐的父亲生病过世。那一年尹汐已是14岁。宋归程跟初微说过,他去他们家时,尹汐用一只笤帚招待他。他拿着一只扫地笤帚追了宋归程两条街,终究是什么都没阻挡得了,宋归程变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

想必,自己的那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尹汐在这个家里同样有。

宋初微在枕木上走,后来在铁轨上找平衡,走得歪歪斜斜。

尹汐走在另外一条铁轨上,走得很稳。

黄昏里,宋初微笑了,她说,给你出道题,你知道二十六个字母里,哪个字母最酷吗?

一抹夕阳映在尹汐身上,他说,别理林三林那家伙,他不是好人。

这句宋初微很不屑,为什么他就是好人呢?

4.青春明亮的糊涂,在意或者不在意

林三林的坏在那个间操时,得到了验证。

宋初微身体不舒服,跟瓶子底老师请了假,不去上间操。

教室里只剩下宋初微自己。门开了,林三林进来。他说,咦,你也没出去?

加拿大28,初微微微笑了一下,低头看一道题。林三林坐在初微对面的课桌上,大长腿晃荡着。他掏出一盒烟,喏,抽一根。

初微的目光惊悸,也终于弄明白了林三林身上为什么总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她摇了摇头,我不抽。

林三林笑了,自己点上一根烟,长长地吸了一口,凑近初微,把烟圈吐到她脸上。

宋初微有些蒙,也有些恼,她的脸涨红,嚷,你干什么啊?

林三林轻声说,真可爱。唇迅速准确地亲了初微的面颊。初微的巴掌闪电一样跟林三林的脸有了亲密接触。

世界凝固了一样,宋初微看到站在门边的尹汐。他手里拿着一瓶豆腐果甘片,那是治头疼的特效药。

宋初微趴在座位上哭。尹汐把林三林拉出教室。

上课的同学陆陆续续回来,初微去水房洗了脸。回来时,听同学说,瓶子底老师把尹汐和林三林都叫到办公室去了。

两人进教室时,教室里安静了两秒钟,笑声四起。两人全成了乌眼鸡。宋初微没忍住也笑了出来。

万静被瓶子底眼镜老师叫去了学校。老师说,现在是高中的关键时刻,如果为一个女孩争风吃醋,后果……嗯,自己想。

老师习惯了出考卷,填空题出得让家长浮想联翩。万静回到家,把宋初微叫了出去,竟然也是走到了铁路边。她说,我知道你在心里没有把这个家当成家,我也知道你早晚是要离开的。你的心在外边。但请你别影响尹汐,这是底线。还有,你跟尹汐是兄妹,兄妹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万静平素说话一向温吞,此刻却利得像只可以穿透宋初微的箭。

一列火车轰隆隆地驶过,站在铁轨两边的两个人,偶尔在车箱缝隙里可以见到对方的一张脸。

宋初微手脚冰冷。

那天晚上,宋初微坐在窗前,送走了三列火车,天亮了。她给了自己一个决定。

那之后,宋初微的书包又被尹汐放在了身后。她又是只能看到尹汐的后脑勺了。但是她很心安。尹汐的笔记抄得工整,他借给她。

两个人像有了些小秘密。

初微会考尹汐很多问题,比如,什么是爱?

尹汐侧着头想好半天说,比喜欢多,愿意在一起。

初微有些失望,但她还是微笑着公布了答案。她说,就是为了那个人,与全世界为敌也愿意……

初微的目光明亮清澈亦是无辜的,撞到尹汐疑惑温厚的目光,笑潭水一样蓄在他的眼眸里,他问,全世界为什么要与相爱的人为敌?

那是初微给不了的答案。她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她觉得爱情就是与全世界争斗也不放弃。一个男生为她这样做,她才会赢,会有安全感,不是吗?

偶尔,万静不回来吃饭,两个人就去买上些面包、火腿肠,去铁路边吃。

某天,宋初微画了幅画,彩虹的铁轨伸向远方,铁轨上尹汐往前走,初微托腮坐着看夕阳。

她写上了一行字送给尹汐当生日礼物。收到那张画时,尹汐表现得很不屑的样子,初微的心受了一点伤,她说,嘁什么啊?尹汐指着那行字,梦想可以换一种方式抵达。他挑着剑眉,换一种什么方式?

宋初微没有回答,她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其实想写的是,幸福可以换一种方式抵达。她没敢。他真是笨得像头猪。

洛城一中校庆,各地有成就的校友回来捐了座图书馆。图书馆落成那天。初微跟尹汐一同进去。

本文由加拿大28开奖官网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越过校门的爱恋之情(风流倜傥卡塔 尔(英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