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我敢爱如那年

2019-11-09 作者:星座   |   浏览(129)

   

加拿大28 1

加拿大28 2

高考,一场特别的成人礼,悲喜忧愁,尽在其中。

    星座书上说,双鱼座是个极其恋旧的星座。常常会怀念起故人,偶尔还会为之神伤。而这个故事便是关于一个典型性双鱼座的。

又是一年高考时,时隔多年,自己参加高考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高考前的那天晚上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或是紧张,当然也有人为因素,终于又一次失眠了。第二天的语文考试发挥失常,最后语文成绩只有九十多分,这导致我与一本大学失之交臂,我一直耿耿于怀。

    很多人都看过电影《匆匆那年》,方茴和陈寻最后到底有没有在一起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愿意相信,他们的结局是美好的。未来的日子,只愿你我,敢爱如那年。

昨天,打开电脑,看到某网站的一篇文章,讲的是一名农村考生进入大学后的生活。看完文章,我深有同感。作为一名农村考生,我曾经的大学生活也和他一样。

                                      一

是的,我是一名农村考生,出生在S省的一个偏远山村,直到2004年以后,村里到县城的路才从沙路铺成了柏油马路。那之前,从村里到县城人们的交通工具是一天一趟的大巴车,更多的时候是自行车、三轮车或者步行;出门就是大山,山下是条河,那时候,还没有自来水,人们的饮用水是山下开采的泉眼,每天,家家户户的男人都会挑两只桶去担水,泉眼小时候还有,到现在已经干涸。那时候,家家户户都还在用白炽灯,黑白电视;那时候,村里还没有网络,时间很长,日子很慢。

    从出生到现在,我在同一座城市里的七个地方生活过,时间短的有半年,时间长的有七年。而我和他的故事,穿越了整整十六个春夏秋冬,七个生活过的地方。

我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家里很穷,盖几间平房,种十几亩良田,养二三牲畜,劈柴割草放牧,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日落月出,天天月月年年。

   我四岁,他六岁,我们相识在我生活的第一个地方。

加拿大28 3

   我父亲是一名乡村教师,母亲是学校后勤的。十岁之前,我都跟随着父母生活在父亲任教的学校,尽管父亲常常会换工作的地方,但是总是离不开那座小到整座城市的人都说着同一种方言的城市,以至于后面几次搬家到新的地方,我都没觉得换了一个新的地方生活。

我的小学,是在村里读的,几间平房,几个乡村教师,一个老师带几个年级,几个年级一个教室,上课会有老师指定的学生在黑板上抄题目,我们在下面做题目;下课会在院子里嬉笑玩耍,打打闹闹;周六日写完作业了,还会和父亲母亲去地里干农活,或者在家里给他们做饭,这就是我的小学;

   父亲任教的第一个学校,是个乡镇小学,校园很小,仅有一座四层的教学楼,和几处老师和学生的宿舍。教工宿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建的,依着后山,还是瓦房。教学楼是全村仅有的平房,我和他便是在那座整个村子仅有的平房里认识的。

我的初中,是在乡里读的,那时候学校离家远,每天骑车去大约半个小时。中午在学校吃,有时候拿着饭盒在食堂吃,有时候是方便面加辣条,那时候的零花钱很少。母亲每天起早贪黑晚睡,这样三年,我风里雨里雪里,这样三年,最后我如愿以偿被县城的重点高中录取。初三毕业的暑假,我和母亲在地里干农活,因为我知道以后能和母亲一起干农活的日子会越来越少;

  四岁的时候,那个村子里还没有幼儿园。我突然和我父母说想去上课,父母看到我一副从小便好学的模样,便同意了。还给我买了当时最流行的方形书包和铁铅笔盒。

我的高中,是在县里读的,那时候离家更远了,封闭式的高中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刚开始,被分在一个普通班里,后来选择读文科才被分到实验班。高中三年,春夏秋冬,我第一个去教室开门,我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关灯,这样三年,最后我如愿以偿被S市的重点大学录取。高三毕业的暑假,我和母亲在地里干农活,因为我知道以后能和母亲一起干农活的日子会更少了;

   从那起,我便背着方形大书包去家对面的教学楼上课,书包里的书和铅笔橡皮是我母亲每天早起替我收拾好的。可能是那时候力气太小,每次去到教室,我都会为打不开书包的滑动开关而伤神,有时候到上课我也没打开。

我的大学,是在市里读的,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县城,离开S省,那时候真的离家很远了,几乎一年才回去一次。离开大学的第一年,爷爷悄悄告诉我,那个暑假母亲哭了,她想儿子了。S市很大很繁华,我很小很卑微。大学四年,大一大二天天在图书馆,如饥似渴的翻阅着各种书,除了泡图书馆,我还加入了各种社团,我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有自己喜欢的,有不喜欢的。

   那时候,我常常跺脚抱怨那个书包,眼里还含着泪花。而他就坐在我旁边,每当看到我一脸无奈的样子,便会上前帮我打开。后面每次到教室,他都会帮我打开书包。我们就这么认识了,但是在那个害羞的年纪里,并没有过多的话语,一起上学的那段时间,我甚至连他名字都没问过。

S市是我到过的第一个大城市,每学期有那么一两次,我会和同学一起跑到繁华的市区随便看看。但除了离开前买几块钱的小吃,我并不花钱。在S市待了几年,我几乎也没去参观过任何收费的名胜古迹和旅游景点。我不丑也很温柔,但我不敢轻易的去恋爱,因为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多恋爱经费,我想等我有足够资本再说吧。我很少在别人面前说我是农村孩子,我害怕别人知道我是农村来的,我的父亲母亲都是农村人。我很少拒绝别人,我害怕别人觉得我不好相处。大学四年里,我拼命地看书学习参加社团社会实习拓展交际,没有逃过一次课,没有挂过一次科,没有一次迟到过,整个四年我都保持全班前五名的成绩,奖学金荣誉称号拿了不少,可是我还是觉得内心很孤独,就这样大学四年我谨慎讷言又卑微自信的活着,对,那是卑微的自信。

    后面过了大半个学期,学校里的教职工一起聚会,我在饭桌上看到了他,才想起,自己没问过他名字,以至于连名都叫不出来。饭桌上很多人,坐不下小孩子,我和他便安排在了饭桌下。母亲给我盛好饭菜之后,手指向他,和我说了一句“妹妹,你和谢政哥哥去外面吃吧”。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叫谢政,我们两家似乎还有些联系。

高考,对于很多农村孩子来说真的很重要,它就像一道命运的坎,横亘在农村与城市之间,跨过去你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可以过上有品质的生活;跨不过去,你就是永远的农村人,一辈子,像你的父亲祖父那样。

   两个人在外面的草坪上坐着,各自吃各自的,一句话也没说,我常常会看看他碗里的菜,很想吃又不想再回去夹,在看了好几次之后,他把自己碗里的菜夹到我碗里,我礼貌地回了他一句“谢谢”,整个过程他恁是一句话也没说。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高考失利了,我不会复读,因为我不想给家里增加负担,或许现在我已经结婚生子,儿子或者女儿已经可以打酱油了。回到现实,我深情感慨,与其空想未来,不如脚踏实地过好今天。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好孩子乖孩子,不管是在父母眼里还是师长同学眼里,我一向如此。也许你们会问我,为什么呀,我想说的是,来自农村的孩子,或多或少在心理上都有所顾忌,生怕别人说他不好不够完美,他只有比别人努力一千倍一万倍比别人做得更好才会有安全感自信感成就感。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这样的农村孩子,请给他多一点鼓励与赞美。

    后面我母亲问我,为什么我和他坐在一起吃了那么久的饭,一句话也没交流过,我跟母亲抱怨他不理我,因为我说完“谢谢”之后他都没和我说“不客气”。

写这篇文章不是怨天尤人,不是心灵鸡汤,也不是所谓的凤凰男的自我呻吟。写这篇文章我已经想了很多年,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当我看到今天的教育资源严重集中,越来越多的农村考生进入重点大学的机会越来越少了。随着知识的增长,年龄的增长,我也渐渐发现这个世界不是公平的,不公平已经存在,但是如果我们还无视这些不公平的时候那是非常可怕的。作为今天的知识分子,我愿成为葛兰西描述的有机知识分子,关注底层人民。为了这个世界更公平些,我们应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抛开等级观念,抛开所谓的媒体标签,特别是在做关乎众人关乎大多数人命运的决策的时候,多一份社会责任感,让这些农村的高考生,走出农门之后面对的不是更加不公平的世界。

   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我便向母亲打听他的事情。母亲告诉我,他是爸爸同事的孩子,我们两家人关系还很好。

    想起最初认识的那段日子,总会不自禁地笑了。小时候的他,真的很少说话,连上课也是,在那个安静不下来的年龄里,他却安静地让人觉得有点反常。

    年少的他依旧是个闷葫芦,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上课,都很少会交流。印象最深的是,他只有在玩过家家的时候才会喊我名字,那也是他话最多的时候,常常会和我连着说好几句。我们在那时候扮演的是爸爸妈妈,他是爸爸,我是妈妈,其他的小朋友是孩子,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拿着塑料瓶子,一边用小勺子往里舀沙子。扮演妈妈的会在原地做饭,扮演爸爸的则带着孩子们去摘些叶子当做菜。谁也没想到,十年后,我们在一起了。

加拿大28,    在小村子的那段时间,时间仿佛不是一分一秒那么漫长。我们从一年级到二年级,看着窗外的树木枯荣更替,那时候的我,真的好想就这么永远下去吧。

                                  二

    在那个村子里生活了几年,父亲因为工作被调到了另一个学校。那时候我已经读二年级了。

    离开的前一天,暑假即将结束。我和他站在学校里的那口水井旁边。阳光正好,快入秋了,学校里许久未清理的黄叶被风扫起,好像在为我送行。我安静地对他说“我要离开了,明天就搬去镇上住了”。

    “为什么?”他当时情绪有些激动,可能是接受不了我离开的事实吧。

   “因为我爸爸调去了镇里的中学,所以我们家一家人都得搬过去。”我把整个事情和他说清楚了。

    “那会不会再回来了?”

   “不知道,可能不回来了吧。现在村里的小学已经撤了六年级,再过几年你就会去镇里念书了。”我安慰他说。

   “嗯嗯,到时候我们再一起玩”。说完之后他回去了,直到我离开的那个早晨,他都没再来找我。最后,我在搬家车里一直望着窗外,想再见见他,可他始终没出现。

    搬去镇里后,因为一些原因,我没办法继续读三年级,便直接留级了一年。

    在镇子里生活的那几年,虽然还是住在父亲任教的学校,建在一个小山头,但是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周围都是长自己很多的初中生,圈子大了很多。而我就读的那所小学,在另一个山头,每天都要绕一大段公路才能到学校。

    三年后,村里的六年级被撤了,他去镇子里读书了。但是他读六年级的那一年里,我们几乎没交流过,最深入地接触也就仅仅是我跟着爸爸去他家吃饭,他跟着他爸爸来我家吃饭,但那已经是他快小学毕业的时候,那次吃饭,我问他。

    “你怎么不和我玩呢,明明我们就在一个学校了”。

   “因为我害怕你会说你不认识我,看你每天都在操场上玩的那么开心,就没有喊你。”

    “嘻嘻,我也没找你玩,以后我们要像小时候一样,常常一起玩哦”。我有点不好意思。

    “嗯。对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去县城读初中了,爸妈已经在县城买房子了”。听到他要去县城读书的消息,我的心突然蹭了一下,有些接受不了又要分开的消息。

    “恭喜你,要去县城生活了,真好。”其实我之前就知道他家买房以及我爸妈买房的事情了。心里有些不开心的是,我们两家没在一个小区买房子,而是隔了好几条街。

    到他小学毕业,我们已经是第二次别离了,我才发现,原来,别离时,心里是那么地疼,我又是有多么地不舍。

                                  三

    那次分开后,父亲为了能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在家里的房子刚装修的时候,便开始着手让我去县城读书。当知道我要去县城读书时,心里特别开心,因为终于要见到他了,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五年级结束后,我去了县城念六年级,那时候每天都很开心,期待着可以天天见到他,可是,过了好一段时间,我都找不到他,后面才知道,他在参加了数学竞赛,多数时间都在学校训练。

    他训练的那段时间,我常常去他们学校门口等他,那是已经是深秋,校门口的木棉叶子已经落尽了,地面上躺着硕大的木棉叶子。一阵风吹过来,让人觉得冷飕飕的。他每次训练完准备回家的时候,看到我总是很开心。人生最大的幸运不过是在每一个拐角,遇见的不是事故与突变,而是彼此都希望相见的人。

    我们一起回家,走过县城的大街,最后会去街尾的沙县馄饨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馄饨,那段时间,我觉得一切都是完美的,完美到没有感觉到生活中有什么缺陷会让自己分心。那就是初恋的甜蜜,我们谁也没有说出那句在一起,却心照不宣地在一起了。

    在一起之后,似乎我们双方的家人都知道这件事,他们都没有反对的意思,反倒是支持我们在一起,我母亲常常让我叫上他一起来家里吃饭,而他爸爸则表示特别喜欢我,希望我常常来他家玩。

    很多早恋都是得不到长辈祝福的,而我们却得到了双方家庭的认可,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的爱情没有遮遮掩掩,外面的日光成了那份初恋最好的见证。

    六年级的那个暑假,北京举办奥运会了。他无暇顾及,依旧在准备数学竞赛,那一个暑假,我每天都会在学校门口的木棉树下等他。

                                 四

    一年过后,我上初中了,县里的初中都合成了一间,我和他分在了一个初中。

    在校规的第十四条下,我们依旧在学校里双进双出。并不是所有的早恋都得不到祝福,在成绩的基础上建立的爱情,是可以得到祝福的。

    我上初一时,他已经是毕业班的了。也就是一年后,我们又要分开,谁都无法想象,那次分开会不会重逢了。并不是所有的分开都像之前那样重逢。

    刚上初中我便开始学素描,老师是父亲的朋友。每天除了在课室上课,便在画室里反复地画桌子上的石膏模型。有时候摆放的物品是苹果,那个苹果,我早已记不清画过多少遍了,到最后已经腐烂了,我的画也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同。

    印象中老师从未夸过我的素描和速写。学素描的那段时间,我看过很多鉴赏书籍,回头再看看自己的画,无论是从透视还是明暗面的处理上,我都做的很好,可老师直至我毕业也没有夸过我的画。

    很多年后,当我在高中画室看到那些艺术考生的画时,我才发现,原来我的水平已经比他们很多人都很好了。

    他是毕业班的,每天都忙的昏天黑地,早上六点起来就开始背单词,下午下完课还要背半小时政治历史,最空闲的时间就是中午午休和下午吃饭的那一个小时。那段时间,我总是很心疼他,每天都会早早地去食堂帮他买饭。其实早在初二时他便因为奥数获奖而保送一中了,但是他总和我说不愿意缺席初三那场盛大的人生旅行。

    我每天中午和他吃完饭都会在操场角落的大榕树下聊一会,有时候会讨论学习上的事情,有时候会说些班里的事情。

本文由加拿大28开奖官网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愿你我敢爱如那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