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今天是个好日子(小说)

2019-10-11 作者:搞笑   |   浏览(184)

我一直相信,有些人即使被时光的洪流卷走多年,而那些记忆碎片却不断的延伸着。就如杜小蔓,她离去已整整五年。但时至今日,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她带给我的温暖点滴。

新娘子赵小蔓神色焦虑地不停望着窗外,她隔着窗玻璃看到了郑阳已经来到门前,而此时赵家屋门紧闭,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赵大强外号“赵大嘎”,他曾是个军人,在部队里锤炼出刚毅果断的个性,退伍之后,他在村子里担任村长一职,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赵大嘎的结发妻子是个贤惠的女人,可惜命运不济,自打生下小莓和小蔓两姐妹之后,没几年就撒手人寰了。赵大嘎独自带着两姐妹过日子,虽然位居村长之职,却并未续弦,直到小莓出嫁,小蔓大学毕业之后,他才又娶了同庄女子素云为伴侣。
  赵大嘎是从红色年代走过来的革命老兵,他也一直以共和国同龄人身份自居,并引以为傲。三十多岁老来得女,妻子又早逝,他自然对小女儿小蔓奉为掌上明珠。但是,女儿大了不由父,小蔓在大学里就与同窗郑阳一见钟情。郑阳大学毕业留在城里工作,小蔓自然要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举案齐眉,琴瑟相和,爱得热烈缠绵,只待修成正果。然而,小蔓并没有想到,父亲却极力反对她与郑阳交往,态度坚决到不容商量的地步。
  只见着门外鞭炮声响起,郑阳已经走到了正屋门口,站在门外等着进门接走新娘。赵大嘎稳稳坐在东屋的土炕上,阴沉着脸色,不言语。赵大嘎不发话,自然没有人敢给郑阳开门。赵小蔓急得拨开人群,径直走到东屋去,她父亲叫赵大嘎,她外号赵小嘎,父亲倔,女儿更倔。要不是父亲一直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赵小蔓也不会等到快三十岁才出嫁,这是实在等不及父亲点头答应,她才偷偷从父亲那里拿走了户口本,去和郑阳登记结婚,再筹备婚礼的。
  只见着门外声声敲门声入耳,赵小蔓沉不住气了,她本想冲着老父亲发火了,可见着父亲那张皱纹纵横的脸膛,她一肚子的怨恨又咽了回去。想想这些年,父亲带着她们姐妹俩着实不容易,在即将出嫁的时刻,她这匹小烈马倒变得温驯起来。
  “爸,我知道,你是因为舍不得我……才不让我出门的……”小蔓轻轻地走到父亲面前,她一改往日风风火火的个性,打的是一副温情牌。
  “这么多年,你养大我,供我读书,真的不容易,你从小教我宽厚待人,还让我学花木兰,做女强人……”
  “你跟我说这些干啥?你翅膀硬了,不用我管了,你爱走就走吧,我不留你……”赵大嘎冲着女儿摆摆手,脸上余怒未消。
  小蔓紧紧拽着赵大嘎的衣袖,眼里带着肯求和期待,“爸,你听我说完啊!”
  赵大嘎别过脸去,不理睬小蔓。
  “那些年,我不理解你的意思,可这几年,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我渐渐明白了,你想让我多读书,有知识,将来回来接替你的位置,带领村民们致富。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使梨树村真正富裕起来,还有那刚建到一半的绿色无公害蔬菜基地……你说这都是因为你文化底子太差,年纪也大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所以,你把希望寄托给我……”
  “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无私,我是官迷兼财迷,还死要面子!”赵大嘎甩开小蔓的手臂,将脸别向一旁,急得小莓和素云在旁边直跺脚,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爸……”赵小蔓急得快要失声了,“其实我和郑阳已经商量好了,将来一起回来建设家乡。可我也不会像马俊那样到处去托关系,拉选票,去竞争什么村长。爱国爱家,不一定要体现在当官上,我虽然身为女儿,但也是不会忘记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的。”
  小蔓的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亲戚频频点头,只有赵大嘎依然一副冷脸子。赵大嘎中意的人选是村里的青年马俊,马俊是个种粮大户,此时正在十里八乡托关系,拉人情,只为了能继续担任一村之长之职。可是,赵小蔓却看不上他,几年来,赵小蔓在城里工作,致使父女两人关系日益僵化。
  “是啊,小蔓这孩子论人品论才华,哪样都是首屈一指。老哥哥,你还是尊重孩子的意思,就成全他们吧!至于村子里的事,交给这些年轻人,你该放手时就放手吧!”小蔓的一位本家叔叔站出来劝说道,他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小蔓这孩子已经很有出息了,在外面这几年,也没少惦记家!”
  “人往高处走。咱们这穷乡僻壤的,哪能留得住大学生啊!”
  “再说,那马俊也已经定亲了,是镇里水利局顾局长的侄女儿……”
  几个女性亲属在堂屋里小声议论道。
  郑阳等在门外多时,也不见屋里的动静,他心里明镜似的,是岳父不同意这门亲事,不肯让他进门。
  初升的阳光金灿灿地洒在赵家门前。新郎守在门外,急得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一起陪同来娶亲的几位好兄弟不知底细,还在一边大声嚷嚷着起哄,“新娘子,快开门!新娘子,快开门!”
  小蔓情急之下,冲小莓挤了挤眼睛,只好求助姐姐小莓,示意姐姐劝说父亲。
  小莓挽着赵大嘎的胳膊,说道:“爸,小蔓在外面这几年,你不是天天盼着她回来嘛,今儿个是小妹的好日子,得不到你的祝福,她怎么出这个门子?就连我们死去的娘也不甘心啊!”说着,小莓故意抹了下眼睛,小蔓调皮地偷偷冲姐姐竖起了大拇指。
  看起来,小莓的几句话是说在了点子上了。赵大嘎听大女儿提起早逝的妻子,他的眼圈立即发红,嘴唇颤抖着,竟然说不出来话。
  想当年,妻子抛下刚满三岁的小蔓,都是大女儿小莓照顾着妹妹,小莓比小蔓长八岁,幸好小莓懂事,能帮忙做些家务活,赵大嘎这才有精力管理村里事务。赵大嘎也是个要强的人,他带领村里的几个热血青年大力开发本土资源,准备承建一座绿色无公害的蔬菜基地,正当他将审批手续办下来的时候,也刚好赶上了退休的年纪。
  新上任的村长是个愣头青,年轻人管理经验不足,蔬菜基地刚建到一半,就因资金等原因停滞了。那时候,赵小蔓刚刚大学毕业,赵大嘎本打算让小女儿接替他去完成这个工程,但沉浸在爱情当中的小蔓哪肯听进父亲的劝告,为此,父女俩一直拗着。
  赵大嘎眼看着女儿羽翼丰满,他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建的蔬菜基地被几个离心离德的年轻人搞得半途而废,老赵的心是一日不得安生。
  赵大嘎望着窗外围着的人群,男女老少那一张张翘首期盼的眼睛正看着他,他的心突地软了下来,竟然不假思索地点了头。
  门开了,新郎带着一群人蜂拥而上。亲友们众星捧月般将羞红了脸颊的新娘子小蔓推到了西屋,开始精心打扮起来。
  郑阳站在东屋炕边,恭恭敬敬地给赵大嘎掬了一躬,“爸,谢谢您老人家!”
加拿大28开奖,  赵大嘎看了眼前的年轻人一眼,只见郑阳长得明眸皓齿,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和他的宝贝女儿小蔓还真般配。赵大嘎心里赞叹,脸上却凛若冰霜,不露笑容。
  郑阳见岳父大人对他依旧不理不睬,他毫不介意地从包里掏出一叠白纸,打开,呈在赵大嘎面前,“爸,你看,这是我和小蔓新制定的绿色无公害蔬菜基地的策划书,还有这是镇委沈书记亲自盖章的……”
  郑阳的话还没说完,赵大嘎的眼前一亮,他的目光集中在那几张薄薄的纸上,“这是真的?!”
  郑阳点头微笑。赵大嘎这才激动地拉过郑阳的手,吩咐亲戚们快给女婿倒茶。
  “您老这是乐糊涂了吧,今儿个是好日子,应该女婿给岳父斟茶!”旁边的人笑道。
  这时,新娘子赵小蔓已经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她站在父亲面前,喜盈盈的模样格外动人。新郎挽着新娘子出门了,只见大门口花团锦簇,鞭炮齐鸣,赵家沉浸在一片喜庆中。   

——题记

加拿大28开奖 1

【一】

还记得与杜小蔓的相遇,是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边。那天的太阳很大,仿似火烧。我擦了把汗,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垃圾,继续火急火燎地翻捣。

“你在找什么?……”一声带着浓厚口音的询问传入了我的耳内。

我下意识地转身,四目相对的瞬间,看见了一个削瘦的女子。她皮肤黝黑,身穿清洁工作服。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但脸上却明显带着超越年龄的沧桑之感。

“你是林小溪吧,我在你丢失的钱包里翻出了你的身份证,有你的名字和照片。喏,还给你……”一只消瘦干枯的手紧紧攥着我的钱包递了过来。

我有一丝诧异,望着那张真诚的脸,足足愣了两秒钟。继而惊喜地接过钱包,开始连连道谢:“真是太谢谢你了,若不是你,这次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暂不说钱包里那几百元现金,单单是身份证、居住证、驾驶证等七七八八证件的遗失,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我把这一切归咎于我的粗枝大叶,如若我可以足够的细致,细致到没有把钱包连同垃圾一起丢进垃圾桶,如若我没有到了菜市场才恍然惊觉钱包的不翼而飞,那么,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狼狈的一幕了。

此刻,钱包失而复得,悬着的心也渐归平静。出于礼貌和感激,我主动邀请眼前的女子去家里喝茶小憩。她脸一红,连连摆手,再三推辞。却敌不过我的好言相劝,最终微笑点了点头,跟我一起上了楼。

在门打开的刹那,我明显看见了她眼中的惊羡。我告诉她,这一套80平米的两室一厅,是父母生前留下的,现在只有我一人独居。泡了壶茉莉花茶,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我叫杜小蔓,家在农村,为了给妈妈治病来到城里打工。没文化也没什么工作经验,来了一个月工作也没找到,又被一个自称是中介公司的人骗去了一千块钱。还好这个小区物业的老板人好,收留了我,让我在这做清洁工,每天清理垃圾。还让我免费住在地下室里,虽说那地方有点阴暗潮湿,但凑合还能过……”

杜小蔓用生硬的普通话介绍着自己的过往,语调柔和平缓,丝毫听不出愤世嫉俗和悲天悯人的成分。在这一瞬间,我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想起她归还钱包时那一脸的真诚,又想起她遭遇的种种不幸。我开始相信,她是一个穷人,更是一个好人。

我愿意敞开心扉去靠近她,帮助她,而她似乎对我也很信任。原本孤独如一汪死水的日子,因为杜小蔓的出现而变得鲜活起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成了好朋友。

杜小蔓搬离了地下室,住进了我家。与其说是住进我家,倒不如说是上门做保姆。她主动承担了一切家务活,洗衣拖地、买菜做饭、整理房间……地板每天擦得光亮如镜,书桌柜台收拾得纤尘不染,就连阳台上几近枯萎的绿萝,也变得愈发绿意妖娆起来。

懒散如我,粗心如我,以前收拾房间总是走马观花,草草了事。而今杜小蔓的出现,让我知道,一个家原来可以这么的温馨,这般的温暖。

有时,我也会劝她别那么拼命,累坏了身体得不偿失。而她总是一边拖地,一边道:“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闲着我这心里就空落落的,还不如忙着踏实……”

有时,我也会偷偷帮她做点家务。而她发现后就立即抢过来,一把将我推进卧室,“我来就行了,你去休息……”

我对杜小蔓开玩笑道,“小蔓,你是不是上帝派来送给我的天使,特地来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而她总是嘿嘿一笑,闭口不答,又开始继续忙手上的活。她总是这般,不善言谈,话语不多,只是一副专心做事的样子。

【二】

后来,我帮杜小蔓找了新工作。因为我这个人事经理的介入,她很快通过面试,来我们公司上了班。

上班第一天,面对同事上下打量的目光,杜小蔓俨然慌了神。她支支吾吾道:“大家好……我……我叫杜小蔓……是后……后什么……”

“后勤部……”我在旁边低声提醒道。

“哦,对,是后勤部……”杜小蔓的声音,小的如同蚊蝇低吟。

哗!同事们开始哄堂大笑起来,那笑声仿佛颤动了整个办公室。杜小蔓尴尬地搓着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带着明显的不知所措。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谁再笑留下加班……”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笑声已戛然而止。我轻叹一口气,一把拉着杜小蔓走了出去。

“小溪,让你看笑话了。我没事,我忙去了。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得好好表现不是……”说完,杜小蔓迈着步子,风风火火地离去了。

我愣在了原地,心里沉甸甸的。望着杜小蔓那因忙碌而不停游走的身影,我怎么也无法安心工作。我不知道她内心在怎样的挣扎,我也不知道她有多大的承受力,才能如此若无其事。总之,在这一瞬间,我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杜小蔓,帮我去楼下买杯咖啡……”

“杜小蔓,帮我洗下碗……”

“杜小蔓,帮我倒杯水……”

“杜小蔓……”

后来的日子,杜小蔓似乎更加忙碌了。公司鸡毛蒜皮的琐事,全落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我总是看不惯这些骄横傲慢的同事,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而杜小蔓,每次只是微微一笑,有求必应,乐此不疲。她像一尾潜水的鱼,默默地游弋在这个水域里,为他人忙东忙西。

很长一段时间,日子就这样在一朝一夕、一笑一语里度过了。其实想想,这样也很好。没有大起大落的生活纠葛,我们的生活越发的温馨、安然。然而,生活就像在上演一场黑色幽默,这种安逸,却在那个清晨,一切都变了。

杜小蔓在擦桌子时,不小心打碎了公司的奖杯。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市长亲自颁发的先进文明单位的奖杯对于公司意味着什么。

“让她滚!立马滚蛋!……”这个胖经理俨然太激动了,他紧喝了一大口刚沏好的热茶,烫得直咧嘴。

“王总,这不公平……杜小蔓她真不是故意的,你再给她个机会……”面对眼前的胖经理,我有些底气不足。

“还跟我谈什么公平!林小溪,你看看你这人事经理都招了些什么奇葩。我看,她分明是来砸场子的!……”胖经理拍着桌子,仿若一头发怒的狮子。

“王总,你……”

话未出口,却被杜小蔓硬生生拖了出去,“小溪,我走就是了,别因为我伤了你们的和气……我也正打算回老家照顾妈妈,也不知道她身体怎么样了。你结婚一定要告诉我,我要做伴娘……”

“小蔓……” 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一时间如鲠在喉,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杜小蔓离去的那天,下着绵绵不绝的雨。铅灰色的云层堆积在半空中,像是打翻了水墨的画布。一声火车的长鸣打碎了站台的宁静,零零落落撑伞的人,纷纷从站台的各个角落聚拢而来。

站台前,我和杜小蔓互相拥抱着告别。我分明看见,有种闪闪发亮的液体从彼此的双眼流出。

火车开动了,杜小蔓从窗户向我招手,扯着嗓子喊:“小溪!等我啊!我会回来看你的……”

我愣在原地,拼命的地点。小蔓,我相信。

【三】

日子在漫不经心地流逝,我开始学着杜小蔓的样子去收拾房间。每每此时,眼前总会闪现出杜小蔓的影子,仿若她未曾离开一样。

窗台上的那盆绿萝也变得更加生机勃勃,嫩绿的叶子渐渐舒展开来,沿着新枝,伸出盆沿,爬满了整个窗柩,小小的花盆俨然已经容纳不下它。

杜小蔓在电话里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她的妈妈因病情加重,最终还是离她而去。而她为了遵从妈妈的遗愿,答应嫁给了同村的王胖子,那是一个老实憨厚甚至近乎木讷的男人。妈妈临终前告诉她,这样的男人靠得住。

听完这些话,我唏嘘不已。我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是捶足顿胸表示安慰还是笑着拍手祝福?而恰恰此时,我和男友已经订好了下个月的婚期。这个男子,我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快遇到他,会这么快成为我谈婚论嫁的对象。然而,爱情来了无人能阻挡,也没有人能轻易地跨越爱情这条河。

于我来说,他是一个完美的结婚对象。温柔体贴,懂得浪漫,帅气的脸上总挂着一抹微笑。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我们在一翻海誓山盟之后,准备携手步入婚姻的神圣殿堂。

在我结婚的前两天,杜小蔓特意风尘仆仆地从老家赶过来。她悄悄躲在楼下的一角,却始终不肯上楼。

看见我来了,她赶紧从编织袋里掏出两大包土特产递给我。接着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卷用牛皮纸层层包裹的钱。那卷钱带着股汗液浓重的咸湿味道,我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几欲落泪。

“小溪,一年没见,你又漂亮了。我就不上去了,见见你就成了,地里还有活等着我呢。”杜小蔓一边说,一边几欲转身离开。

“等等!……”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我这才发觉,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皮肤粗糙,像老树皮,还裂了好几道口子。

“小蔓,你不给我当伴娘了?……”我一脸疑惑,问道。

“嗨,算了吧,我可不给你丢人……”杜小蔓嘿嘿一笑,脸上尽是尴尬之色。

气氛在这一刻忽然变得好浓重,我忽然觉得我们之间出现了微妙的距离。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我提议两人一起出去吃饭。

本文由加拿大28开奖官网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檀香】今天是个好日子(小说)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搞笑推荐